下载手机App|客服热线:400-888-6268 (工作日 9:00~18:00)

创始人专栏

【第12期】透过热点,看金融的逻辑

2019-07-18 13:37来源:旺财谷ceo曾克庆

       互联网金融是屌丝金融还是精英金融?为什么互联网金融平台不能建资金池?资产证券化的关键要素是什么?互联网金融创业的机会在哪里,窗口期还有多长?

对话者:

赵    暖:浙商国际金融资产交易中心董事长兼CEO(以下简称“赵”)

曾克庆:南京金融资产交易中心总裁,旺财谷CEO(以下简称“曾”)

第一部分

关于互联网金融发展的原因、意义、机会与从业要求

:互联网金融尽管总体规模不大,但其发展速度一日千里,模式、业态也是百花齐放,其影响力更是远远超越了规模的限制。如何认识这一现象的深层次原因?并描述其深远意义?

:为什么现在互联网金融呈现如此繁荣的景象,是因为金融需求过去一直被压抑,现在迸发出来就显得市场巨大。巨大的需求敞口足以引领资源和资本朝这方向来配置,也引领了资本对于估值风险的偏好。

       如果把互联网金融区别于传统金融,称为新金融的话,我认为它的意义在于通过优化金融资源配置,释放市场的创造力。在传统金融模式下,很多金融资源被众多没有生息能力、靠借新还旧来维系的僵尸国企,这导致金融体系效率不断下降甚至发生逆向淘汰;但互联网金融的发展却将资源配置到了充满活力的中小企业。

       如果我们能搬动一块石头,就可以推动变革的波澜。这块石头就是允许僵化过剩产能企业破产,那么金融资源就可以市场化配置,为每个人提供了参与市场的公平机会,使得享受金融服务的主体无论出身多么低微,都可以获得平等的准入资格,资金可以在“货币投票”中自动配置给优秀企业。不过,欧美发达国家培育成熟金融市场的经验表明,市场化改革是一个竞争强化、优胜劣汰的过程,需要通过不断的探索和试错总结出最佳实践并树立为监管准则、提升为法律,牺牲许多次佳或不佳实践者。这是改革必须要承担的代价,不能因为有流血就停止准入开放、回到“出身论”的旧路,否则前人只是白白牺牲,市场和制度并没有因此获得进步。


曾:你如何看待互联网金融的业务机会?或者说,思考这一机会的逻辑是怎样的?以及对互联网金融从业者把握这一机会的要求有哪些?

赵:互联网金融的机会就在于主流金融机构目前不能做的事情。对于主流金融机构来说,最大的成本是监管成本和创新成本。金融机构面临一个永远的悖论:监管一松就超常规发展,一紧就发展不动。互联网金融企业的优势在于监管成本很低,所以在主流金融机构监管成本高的领域去创新,就有机会。运营的关键就在于是否有话语权,能否在金融逻辑体系形成自洽,比如法律关系能否讲明白,财务关系能否说清楚,讲得明白就可以有产品创设权,而产品一头对应是资产供给,一头对应着客户获取。如果有资产供给能力,而需求是不缺的,那么解决好供给,就是新金融领域的巨大机会。

       对于金融产品而言,最重要的是风险管理。金融产品是起点到终点的闭环,风险应该在逻辑运行的过程中设定,预测其发生并设定其解决之道。零风险的金融产品是不存在的,如果有,它就异化成了福利。那么风险的承担机制、处理情境如何设定呢?整体来说,就是大数定律。

       这里有一个容易误解的常识。从业者常说金融机构要做大规模,很多时候是想通过规模做大提升估值和利润,但是错了,做大规模的目的不是为了估值和利润,而是为了风险管理:只有基数大的时候,大数定律才有作用。但也不能为此冲规模,如果冲规模却导致了风险放大,不如不冲,必须在冲规模的过程中降低风险概率。

       如何降低风险概率呢?要求同时具备优异的超越平均水平的产品设计能力、市场开拓能力与团队执行能力,这三者相乘,才能形成杠杆能力。同样,如果杠杆是反向的,风险就是反向的。

       以这个逻辑,可以分析很多现在的市场现象。以P2P来举例,如果一个P2P平台是聚合了更差的人、更差的市场、更差的产品能力,一定导致风险敞口加大。规模大了,风险管理跟不上,市场会加速出清这类平台,所以我们看到P2P纷纷跑路。创新本不分出身,但是金融的创新却充满了血与泪,金融市场的繁多纪律正是无数前行者探索禁区的伤痕与鲜血造就的。因此金融的创新是非常需要积累的。应该是更牛的传统金融的人来做互联网金融,而少了管制约束。比如蚂蚁金服,它就是整合了最牛的人,最牛的产品创新能力,所以会超过很多主流金融机构。

       对于很多资源禀赋远不如蚂蚁金服的互联网金融机构来说,创新是非常艰难的。以银行为代表的主流金融机构枷锁众多,所以转身极为困难,但也同样在金融现代化的过程中不断变革。以互联网金融企业为代表的新兴金融机构要在这段有限的时间里迅速发展、达到超过银行业平均水准的水平,就更应该选择做交易所,而非模仿银行。


曾:余额宝实现了微投资、P2P实现了个人微借贷,还有一些流行的说法比如“得屌丝者得天下”,这些现象使很多人认为互联网金融是屌丝金融,你怎么看这个论断?

赵:对金融客户来说,不分是否屌丝,只分是否优劣,比如借款客户。只要还得起钱,借的再少也是好客户;只要还不起,借的再多也是坏客户。互联网金融将更加体现这个朴素的标准。

       对于互联网金融团队来说,必须是精英化的。为什么现在互联网金融企业纷纷倒闭,是因为没有供给能力,风险管理能力与资产获取能力不足。金融不是当下成交,成交延迟后风险将至。风险管理跟不上,势必出问题。而这个能力跟不上,根本的原因是团队未经过金融风险的考验。

       中国的金融分业监管,导致每个金融行业都有它独特的特点与缺点。新金融就应该是弥补其缺点,这就是市场机会。把握这个机会,需要优秀的业务能力。但金融从来都是人才资本密集的行业,不仅要求优秀能力,还要求高尚品格,因此互联网金融一定是精英金融,不是屌丝金融。


曾:请畅想一下互联网金融企业们的未来吧。

赵:互联网金融企业作为种群来说,永远不能灭亡,但作为个体来说,要么成为独角兽,要么随时灭亡。现在的行业泡沫是好事,让钱烧进来。优秀的互联网公司,如谷歌、Facebook,都是很多钱投在互联网行业里催生出来的。一个水草丰茂的丛林里必然有小白兔,这是确定的,但它在哪里,却是不确定的。

       残酷的竞争是保证行业进化的力量,虽然会以大批企业倒闭作为代价,但一定会催生出伟大的互联网金融公司。

第二部分

关于资金池金融模式问题的解答

曾:对于新兴的P2P平台,官方一再重申不得建资金池。但很多从业者对资金池的本质与风险并不了解,请就此做些阐释。

赵:资金池本质上就是资金与资产是否一一对应的问题:是否形成了真实资产,形成的资产与融入的资金的生息要求是否匹配。如果资金与资产存在错配,就形成了资金池。错配分为两种:

       一种是空间错配,部分资产价值低于形成该资产的资金额,但有些资产价值则高过形成这些资产的资金额,因此总体而言,资产价值相加没风险,以资产负债表的视角来看就是整体资产实时覆盖整体负债。

       一种是时间错配,部分资产价值在此刻低于形成该资产的资金额,但一定时间后则达到或超过,以资产负债表的视角来看就是整体资产最终覆盖整体负债。

       银行金融实质上是资金池模式。但作为新兴的非银行金融机构尤其是互联网金融机构来说,资金池往往作为风险缓释工具而创设,却不知不觉中演变成了经营模式,这是非常危险的。如果要将其作为经营模式,那么就需要机构本身的运作模式与机制银行化,按银行的要求与标准来管控风险,执行严格的资本充足率、标杆率要求,否则一定会形成风险。


曾:一两年间,全国设立了数十家金融资产交易平台,包括你我分别创立的浙江浙商国际金融资产交易中心与南京金融资产交易中心。这类金融资产交易平台与传统金融机构的区别何在?

赵:金融资产交易中心,顾名思义,它是交易中心,本职是在有信用风险承担者的前提下,组织交易,撮合资金与资产匹配,缓释资产流动性。资产从静止到流动的过程,就是生成标准的过程。形成这个标准,是金融资产交易中心最重大的功能,也是最重大的机会所在。

       如果交易平台主动发产品,承担信用风险,就变成了银行、融资性信托,其运作的根本在于是否具备银行金融的能力。银行金融是一种以资金池为基础的间接金融,需要防范信用风险、操作风险、道德风险,最怕资金使用并未形成真实的资产。这就要看第一是团队,是否具备专业的人才。第二是内控制度,是否挡得住人性的弱点。

第三部分

几个广受关注的热点问题的解答

曾:互联网金融的发展极大地普及了国人的投资观念,由此激发了从业机构对财富管理市场快速增长的巨大想象。你认为财富管理市场将如何发展?

赵:目前中国的财富管理,就是通常所谓的投资业务,处于中间地带。财富管理业务有两个发展方向,一是往高端方向,就是资产配置,为高净值人群做服务。一是往低端方向,做普惠金融,比如目前很多P2P把门槛降到100块甚至1块。

       不管往哪个方向走,都是对资产供给能力与团队管理能力的挑战。财富管理的本质是客户服务,资产管理的本质是产品管理。就客户服务而言,需要个性化,而越个性化,越不能分摊成本,故而必须服务高端客户。就产品管理而言,未来一定会在竞争后分层出不同信用等级的公司,如P2P市场最终能够筛选出不以价格为竞争手段的投资机构,其核心产品、团队与交易技术一定呈现出高端化、精英化、品牌化的特质。


曾:现在很多机构都纷纷开展资产证券化业务,但以我的理解,资产证券化并不是一项可随意上手的简单业务,你认为开展资产证券化业务需要具备什么样的能力?

赵:资产证券化有很多关键性的专业要求,如真实资产、生息能力和流动性维持能力。这就必然要求很高的金融产品开发技术、担保增信技术、资信评级技术和金融信息集成技术,但只有信用良好、高度专业化的金融精英团队才能识别和获取优质资产,建立与之匹配的产品评级标准、信披流程标准和交易增信标准,并通过强大的流动性维系能力实现资产的“活化”。当然,这也是一些机构获得“短债长投”利差收益的基础。持续发行产品、维持流动性的能力,不能简单看成是金融机构成长的前提,它是目的与手段的合二为一,这种能力的培育和实现本身就是金融机构自身的成长。


曾:最近有两个市场热点,一是证监会暂停PE机构挂牌新三板,另一个是资本市场的宝万之争。请问你如何评价?

赵:传统股权融资,是根据企业的成长周期,ABC轮一轮一轮实现,是时间金融;而新三板PE公司挂牌后融资直接变成空间金融,没有时间表现,无法评估其业绩记录。预计PE挂牌新三板,未来还会开,现在只是在打监管的补丁,要求对挂牌机构的业绩有个检验标准,这是关注金融的外部性,不至于挂牌制度被滥用。

并购是二级市场永恒的主题,它能够激活资本市场的活力,是真正的资本优化配置:金融资本追逐好企业。前阵子宝万之争这件事情的重大意义在于,中国资本市场很可能由此找到了新的成长逻辑。



旺财谷提示您: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微信订阅号

微信服务号

QQ群:302696514(点击复制群号)
收益计算器

投资金额

年化收益

%

项目期限

还款方式 到期本息 等额本息 付息还本 等本等息
预计收益
计 算
点击进入(09:00-18:00)